首页 > 学术活动> 学者风采

“聚焦澳洲华人学者”系列访谈 2017年第四期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叶冀明教授

日期:2017年11月26日     CAPS

 

撰文:王元淳, 易双

采访:宋丹子,王元淳,易双

编辑:杜鑫

 

树人立命碧连天,传道授业印花红

如果说邂逅一首好词如暮春之朝野,那么与叶老师的邂逅如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叶教授毕业于昆明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毕业之时正逢改革开放之初,因对医学最新最尖端的技术心向往之,义无反顾地投身到科研事业中。最初叶教授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来到澳洲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学术交流,期间就肌肉代谢与心血管的关系为方向发表了多篇文章颇有建树。访问交流时的导师深知未读PhD对于醉心科研的叶教授来说始终是一大憾事,因此在叶教授归国工作几年后抛出橄榄枝邀其重返澳洲攻读博士。学成之后的叶教授研究方向横跨从心血管代谢疾病到拓展新药研究等多个领域,合作伙伴也囊括中澳顶尖研究机构及欧美大型制药公司。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如今,叶教授秉承百年树人,希望能以己之身,帮助和引导同在科研道路上的晚辈和同仁。

 

长路漫漫修其身,砥志研思展未来

叶教授所涉及的研究领域中最与众不同的无疑是拓展药物新用途,包括传统中药。而这一路的摸索也充满了机缘巧合。以黄连素为例,这本是传统中医中肠道抗菌的药物。包括叶教授在内的多方团队根据上一些过往报道中的蛛丝马迹,筛选出了一批可能对代谢疾病有潜在价值的中草药来进行深入研究,过程中发现黄连素有着与二甲双胍(现应用最广的糖尿病药物之一)类似的机制和靶点。然而人体对黄连素的吸收率只有2%左右,难以真正投入临床实践。在各方努力下,终于发现可以通过在原有结构上添加两个羟基来大幅提高黄连素的吸收,而该药物现已投入人体试验,有望在未来造福广大糖尿病患者。

 

(图一:黄连)

 

与此同时,传统瑰宝与现代技术共同孕育而成的二羟黄连素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启迪。中医药的疗效因其独特性一向颇具争议,我们作为华人多少会对中医有一定的感情寄托,但客观上传统医学不可能都是灵丹妙药。当问及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时,叶教授认为传统中医理应经受现代科学的考验,作为科研工作者只需实事求是地进行研究考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叶教授之所以投入大量精力进行中草药的研究,也是希望能将中医以各方学界都理解的方法归纳起来,巩固理论基础、促进多方沟通,让中医在世界范围都能拥有一席之地。

 

中西交流精雕琢,内外兼修得始终

关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叶教授精辟地用山水画和油画的区别来描述了双方方合作交流时可能产生的问题。山水画重在如山隐幽居草木深,鸟啼花落书沉沉,为观者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中方团队在交流时重视的是整体的布局和把控,对合作细节则不那么吹毛求疵。而西方团队在交流时往往希望落实每一个细节,正如油画在每一处光影色彩的精雕细琢突现其厚重。这些文化习惯上的差异自然使得不少合作遇到阻碍,但若双方能够做到求同存异,中西方合作反而会起到取长补短,双剑合璧的效果。我们作为有着海外求学背景的华人,恰好可以为这些团队起到桥梁作用,促进两边的合作共赢。科研是一条艰辛的漫漫长路,当问及叶教授对我们这些后生晚辈们什么建议时,叶教授强调了三点:胸怀、沟通、交流。叶教授认为除了过硬的学术水平,一位成熟的科研工作者还需内外兼修,方得始终。太过计较个人的得失往往使得原本极具潜力的合作项目搁浅,基础科研需要大量前期投入,然而相对应的个人回报却不那么明显,若是锱铢必较很难在为学的道路上走得长远。

(图二:叶教授向大家展示本草纲目)

 

现在的大环境下跨学科合作的形式已是普遍现象。然而不同学科的学术风格也给合作带来一些挑战,这就需要合作双方拥有强大的沟通能力。叶教授提供了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生物出身的学者习惯慢工出细活,而化学出身的学者相比之下则节奏更快。双方合作项目的成功与否往往并非取决于个体实力,而是如何通过积极沟通来互相磨合、适应对方的工作方式。闭门造车搞研究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思想上的火花需要在交流的过程中不断地碰撞产生。叶教授鼓励新一代的我们抓住机会与领域内外的各路人士广泛交流,在拓展人脉的同时也能了解圈内最新的思想和方向,时刻走在前沿。

 

回国还是留下

 

当问及博士生们毕业将何去何从时,叶教授表示应以本专业的未来发展前景为重而非过度留恋某处。以药物研究为例,澳洲学术圈虽在技术突破方面颇有建树,但本土尚无较大规模的制药公司,在药物投入临床应用阶段后往往机会有限。相比之下,国内经过多年的发展累积,能为该领域的青年学者们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对于回国时机的把握,一种是在毕业初期回国成长,不断寻求新机会;亦或在成为独立研究者后回国挑大梁,领导自己的团队。另一种是拥有一定经验的中层研究者相比之下则容易高不成低不就,难以在新的工作环境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此外身处中层的学者通常有年轻家庭需要照顾,举家回国阻力不小。叶教授本人也曾多次受到国内大学的邀请,希望借助其才能来回国指导工作。叶教授承认这对自己来说是圆了梦,但不忍已经为家庭放弃过一次事业的妻子再次回到起点,加上孩子从小在澳洲长大未必能适应,最终还是婉拒了各方邀请选择留在澳洲。科研固然是值得奉献一生的事业,但枕边人、膝下子也同样是放不下的牵挂。

 

尽管未能如愿回国一展宏图,叶教授以及许许多多像他一样怀着赤子之心的海外华人学者们一直以来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为国效力。当初力争中澳合作完全是带着报效祖国的心愿,希望能将国外先进技术传到国内帮助建设发展。随着国内高速发展,如今我国在学术方面的造诣举世瞩目中西学术交流的性质也从最初单方面的引导援助渐渐转变为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共赢,在某些领域甚至大有后来居上的势头。这一路的艰辛,像叶教授一样的众多前辈科学家们既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如同印日荷花,悠然暗香,别样胭红。

 

科普小知识

  • 糖尿病

目前全球范围内约有2亿人身患糖尿病,其中90%以上为二型糖尿病患者,而这一人数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3亿。说到糖尿病,胰岛素的角色不得不提。胰岛素在人体的代谢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日常饮食摄入的糖份在进入血液循环后需要胰岛素的帮助才能被体内的细胞所吸收并真正为我们所用。

 

二型糖尿病的成因主要有两个:胰岛素抵抗与胰岛素分泌不足。胰岛素抵抗是指体内细胞对正常水平的胰岛素产生反应不足,胰腺需要产生更多胰岛素来保证身体的正常运作。然而长期的超负荷工作会给胰腺造成严重负担,最终导致胰岛素分泌不足,血糖控制情况进一步恶化。

 


叶冀明教授简介

叶冀明教授在昆明医学院获得医学学士与硕士学位后于1995年在塔斯马尼亚大学完成了博士学位。在97年担任悉尼Garvan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后,他的科研方向由早期的血管疾病转为糖尿病及其相关代谢疾病。自2010年来到皇家理工大学后,叶教授在脂肪肝疾病与脂质引起胰岛素抵抗的机理及针对这些代谢疾病的药物治疗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叶教授目前已荣获四项专利及多项科研基金 (NHMRC, ARC, Australian International Linkage Program, Diabetes Australia Project, China’s Senior Expert Grant), 现任澳洲皇家理工大学自然产物研究的项目负责人以及脂质生物学与代谢病实验室主任。叶教授还是中山大学与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等国内多个科研机构的访问学者。


关于博士沙龙

澳大利亚中国博士沙龙(简称“博士沙龙”),英文名称Chinese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s and Scholars, Australia (CAPS Australia),是一个汇集在澳留学和工作的中国及华裔博士生和青年学者的非盈利性团体。博士沙龙成立于2006年,于2012年在维州政府正式注册。多年来在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教育组的指导和支持下,博士沙龙致力于为在澳中国及华裔博士生和青年学者搭建相互之间以及与资深专家交流的平台,架设海内外创新创业和就业的桥梁,助推会员在学业上、事业上、回国发展上取得有新收获、新进展和新成效,并在当地学术科研领域和中澳学术交流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